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

145|7.14连载

  ,最快更新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最新章节!

   创造神大人秦不昼,总是放浪形骸之外,不愿受任何束缚,自认全世界最厉害,却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真的有连他也不得不说一声“丧心病狂”的酷刑。

  当第一刀落下创造神大人直接一口血喷出来的时候,秦不昼差点想骂出声。不过血堵着喉咙,斩魂还在继续。他也再没有一丝力气骂人了。

  斩魂。

  叁仟玖佰壹拾六。刀刀见血,剑剑斩魂。

  在此之前这轻描淡写的描述,不过是秦不昼脑海中模糊的概念。他对001并不了解,那时正在忙着提高自己,只知道当年001去了天衍尽头的诞生之地,出来的时候就带着黑科技一般的巨大转轮“轮回”。

  第五百刀,血肉重组。

  秦不昼眼前发黑,汗水淋漓,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神体完全崩溃成了彻彻底底的废人。

  晕眩感袭上了视野,秦不昼苦中作乐地勾了一下嘴角,想001那小崽子看着像个圣父,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楚地认识到对方是握有王权的惩世之神。尽管是秦不昼自封了神格才给了他伤到他的可能。

  因为下位神对于上位神祗的算计,整个第二神域都被第三神域释放的“噬神者”所污染,遭受到噬神者袭击的神祗被吞噬了神格,回归消散于星海之中。

  作为第一神之王权的秦不昼用暴力镇压了所有的叛乱神,打碎了神外之神留下的代表世界法则具象化之一的神塔,将第一、第二神域和第三神域分离开来,任由噬神者反噬了第三神域,将其污染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死境。

  但是在关闭第二神域的时候,却发生了本不该发生的事。趁着创造神的神力将通道关闭前下位神瞬间倒打一耙,本来已经后继无力的噬神者突然如潮水一般疯狂地扑涌上来,作为通道支撑的秦不昼直接承受了所有噬神者的攻击。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秦不昼在那刹那只来得及做一件事,将第三神域通往第二神域的通道关闭,不至于将污染传去第一神域和第二神域。

  而自己虽然强悍,但多少还是受到了影响。

  秦不昼判断了自身的情况后果断地找到了001,他觉得下位神其中有城府极深之辈,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于是要求001祭出轮回对自己使用斩魂,从而取得一丝下位神的神力,再根据神力追踪和绞杀下位神。

  而被下位神盯上的自己恰好可以做那个鱼饵,还可以在轮回之中蕴养神魂,不是两全其美?

  秦不昼现在终于知道当时002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和见了智障一样了。妈的真疼啊……

  快点结束吧。秦不昼龇了一下牙,过度的疼痛并不能让他退缩,只能激发出他骨子里的战斗欲和征服欲。

  铰链发出沉闷的哗啦声响,轮回洒落幽暗的乌光,将完美纯粹的神魂,硬生生绞成一滩废渣。

  被封锢在轮回中的创造神并不知道,有一个清瘦的身影始终靠着轮回的背面蜷坐,从他低低闷哼出声的时候一直紧紧地攥握着手指,眼含无尽痛苦地守着恨不以身代之。

  终于……完了么?

  一阵前所未有的撕扯剧痛后,秦不昼睁开眼,麻木地动弹一下手指,眼前一片漆黑,几乎失去了一切感知。

  秦不昼踉跄着爬起身又跌回去,喘着气勉勉强强摸索地靠在轮回上。歇了一会儿,恢复了些许体力,沙哑着嗓子叫道:“二蛋蛋你个没心没肺的……快带你秦爷爷回家――”

  小狮子一直用小爪子捂着嘴巴,看着虚弱的共命啪嗒啪嗒地掉着金豆豆,沾湿了脸上的毛毛。

  他的共命是那样一个随心所欲强大不羁的人。凭什么让他受苦凭什么?!嗷!!

  他们被称作共命,但身为兵器兽的二蛋蛋是没有痛觉的,也无法代替他承受什么。

  小狮子汪的一声哭了出来,后腿力蹬扑过去把住秦不昼的手,毛茸茸湿漉漉的脸蛋在手上一蹭一蹭,安抚着共命支离破碎的神魂。它还是只小小一团的奶狮,整个身子都趴在人手心里,用体温温暖着共命冰冷的手,小脑袋冲着分开的指缝,绒毛轻颤耳朵随着呼吸拍打在秦不昼指间,“喵喵……”

  秦不昼歪过头看向它的方向,虽然视力尚未恢复,但指间却分明感觉到了湿润。

  秦不昼有些啼笑皆非,艰难地动了动手指安慰它,戳了下小狮子脑袋:“好啦……咳咳,我又不是要死了,你哭的什么啊……”

  “嘤嘤嘤……”二蛋蛋还是抽抽哒哒抽抽哒哒地不停,秦不昼从起初一点触动到了无奈,最后面无表情地说:“你再不带我回去信不信我死给你看啊?”说着就咳嗽着吐了口血。

  小狮子被吓呆了,懵懵地打了个哭嗝,默默滚了一圈儿变成了雄狮,小心翼翼地咬着秦不昼的衣袖,把人放到自己背上背好。

  秦不昼的气息消失在此方空间之后,001从轮回之后走出,回眸看了眼白离川:“他已经离开了。”

  白离川倚坐在那里,雪白的袖袍上尽是淡金色的鲜血,从掌心流出,将衣袖从里至外染透,显得触目惊心。

  晓担忧地舔了舔白离川的手指,依然往下滴着血珠。白离川伸臂抱住狼王的颈,深深呼吸了口气。

  “谢谢你……带我来。”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开口,声音干涩得让人心疼。

  001凝视他的侧脸一会儿,轻叹了口气,在他面前蹲下:“小白,听我说……”

  ・

  秦不昼从头痛欲裂和暴戾沉郁的世界中恢复意识时,意外地发现身侧竟有个温暖的人体。触手便是温润光泽的皮肤让秦不昼有一瞬的怔忪,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正打算坐上秦不昼腰间的白离川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来,也是愣了一愣,就这么维持着跪坐的姿势一动不动。两人对视了半天,秦不昼眨了眨失去焦距的金色双瞳。

  “……你谁?二蛋蛋呢。”那小傻比崽子不会在自己睡觉时被人团成团扔出去了吧。

  白离川看着创造神迷茫安静的神情,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呼吸沉默着,在秦不昼腰间跪坐下来。

  他太久没如此接近地见过这个人了……白离川微微抿唇,低下眼。男人一成不变的精致容颜毫无征兆地映入眼帘,刺痛了白离川的双眼。视线微微下移……

  看到了那道烙印在胸口的丑陋神纹,白离川眼角轻颤。回想起001的话语,心一横,二话不说开始扒秦不昼的神袍。

  秦不昼:“……???等等!你……”

  被人一言不发就压在身下扒衣服的秦不昼完全是懵逼的,皱着眉想把身上的人推开,至少阻止一下这诡异的事态走向,然而刚封印了神格的身体虚弱感一阵阵地上涌,手指僵硬着无法动弹,和那人纠缠了一会儿便没了多少力气。

  妈的什么情况?

  那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解他的衣袍,温热的气息拂过他大敞开的胸口,上下逡巡。秦不昼却敏锐地发觉他也在颤抖,只是摸着自己,却比自己发抖地更厉害。当然,秦不昼完全是被气得发抖。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每一寸被对方的呼吸浸染的肌肤都烫得让他发疼。

  秦不昼慢慢停止了抵抗,微微歪着头细细地聆听。一片黑暗里,衣料蹭过灼热汗湿的皮肤带起一串又一串麻痒的电流,那人的呼吸沉重而清晰。

  秦不昼挑眉,脑海中是不同于升温肌肤的冷静。

  有点意思。

  对不起……白离川无声说着,一双桃花眸像濒临绝境的小动物般充满着绝望。

  秦不昼的手臂只是在无意识中揽在了自己腰间,如今都成了折磨,白离川徒劳地缩紧了身体,不至于被暗自深爱已久的创造神大人身上的气息冲昏头脑。可是心爱的人正近在咫尺,往日里完全不敢想的距离,这样的认知足以让白离川丢下一切,忘记一切。

  “……”白离川张了张唇,仍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轻喘着捧起秦不昼的脸。秦不昼静静地看着他,似乎仍是那个洞破一切的创造神,而不是失去神力任人宰割的废人。

  白离川也从来不敢将他当做……废人看待。

  他低下头,犹豫着,颤抖着嘴唇慢慢凑近,将要触及时眸光忽地一黯,还是错开吻在了秦不昼的嘴角。

  真正触碰到他的时候,白离川满心什么都忘记了想,只剩下满满的“此生无憾”。

  丝丝缕缕的神力伴随着温润柔软的触感印在嘴角,从气息交融之间悄然地渗入自己的精神海。秦不昼怔了怔。尽管之前有所猜测,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让他有些惊讶,对方竟抱着这样的目的。

  斩魂虽然以他的神格来说不算致命之伤,但终究是对本源不可逆的损伤。而如果及时地以契合的神力温养本源,可以将这种损伤压到最小。

  他怎么不知道整个神界有谁和自己的神力契合?

  不知何时秦不昼的衣袍已经被白离川褪下,白离川也只一件半挂在臂弯的神袍,身体几乎一丝不-挂地贴合在一起。白离川的嘴唇,轻轻地在秦不昼唇角游移,将温和的神力送往他体内。除此之外,不敢有丝毫僭越。

  你是谁?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有补品不吃是傻子么。

  秦不昼眯了眯眼,抬起上身直接地吻了回去。伸出舌尖探入对方口中攻城略池之时却发现那人跟吓傻了似的,呆在原处不动。

  秦不昼弯起嘴角加深了这个吻,从滑落的神袍中抽出白离川的左腿绕上自己的腰,手掌抚摸着那片潮湿温软的皮肤,顺着白离川的腿根摸向深处。

  白离川鼻子渐渐发酸,一瞬间就微红了眼眶。要不是秦不昼在吻着他,他觉得自己甚至一抿起唇就会哭出来。

  真是太难看了……他伸出手试图遮住眼角,却被握住手腕,推着肩膀顺势推倒在床上。

  白离川下意识地想要逃开,但是不能出声暴露自己,又怕伤到现在脆弱得和人类别无二致的秦不昼。

  炙热的气息覆盖了身体时,白离川忘记了克制和抵抗,眼前一片斑斓色彩。只是在承受不住的时候,咬着秦不昼放在自己脸侧的袍角,堵住了一切声音。

  ……

  精疲力竭的男人最后就着相连的姿势趴在他身上,像是幼时自己偶尔也会在他怀中睡去一样,相拥着安眠。

  “你可以……记得我吗。”

  白离川醒来时,秦不昼正披衣袍要离开。白离川像小时候那样,本能地拉住了他的袖子,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指尖一直抖着。

  许久过后,他沙哑着本就柔软低沉的嗓音,声如蚊呐地轻轻道:“别走……”

  秦不昼并没有回头,淡淡说:“放手。”

  白离川身体剧颤,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慢慢松开了攥着的指尖。秦不昼如今还没有恢复视力,身体更是和普通的人类没什么两样,白离川却拦不住他。

  他听着脚步声出了神殿,一切的声音都离自己而去。白离川在失去了温度的床榻上慢慢将身子蜷成一团,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动物,却很安静,不吵也不闹。

  白离川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恍惚间,他隐约地想起了谁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这种人,活该一无所有!”

  他活该一无所有。只能一次,一次,又一次……

  徒劳地看着他离开。

  白离川缩瑟着身体,合拢起双腿,尽可能地将脸藏在膝间,许久发不出一点声音。

  白离川再次找到001的时候,已经是神界数千年过后。创造神之王权不闻消息已久,只有轮回依旧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001未曾想过再次见到白离川时,本来清澈柔软的孩子,竟是变得比千年前最后一次见到的模样更加毫无生气。漆黑的桃花眼眸安静如一潭死水。

  更让他诧异的是白离川的话。

  “你说你要入轮回?!”001忍不住皱起眉头,“小白你清醒点,他都已经离开千年了!更何况,连秦不昼都难捱过去的斩魂,你现在的身体――”001忽然失了声。他的感知中,白离川的存在从原本的清朗明月,到现在枯朽得像风中摇曳的豆大火烛。

  这傻孩子到底给了秦不昼多少神力加护,直到今天都没有恢复?

  白离川听着他的话,轻轻抬起眼,让001看清了他眼里的认真和固执。他像是有些疲倦,垂下眼睫,忽然又笑了起来,淡淡道:“我还能怎么办呢?”

  能被被注视一眼,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这话极轻,却在轻描淡写间沉沉地压在了001的心上。

  但001又能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劝他?

  他以为白离川可以在那夜向秦不昼坦诚心意,但是现在白离川的状况告诉他,当年的小传承神依然一言不发地做着伤害自己的傻事。

  “小白,你说你爱他,可以为他做任何事?”

  001蹙着眉头,恨铁不成钢地揪着白离川的领子,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样几个字。神界最温柔的神明头一次有如此的失态,“可他甚至都不知道你爱他,也不知道你为他做了什么事!”

  白离川说:“没关系,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001慢慢松开手,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后悔吗?”

  “不会的。”

  “……害怕吗。”

  “不可能。”

  “他要什么你都愿意给他?”

  “凡吾所有,尽吾所能。”

  “你就这么爱他?”

  “我不知道。”白离川的目光,穿过虚空,望向遥远的混沌之中,“我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爱他……”

  那天他几乎是疯狂地将所有的神力都给了秦不昼,甚至伤到了自己的神力本源。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沉睡了千年,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却仍是见他。

  本能是骗不得人的。

  “但我知道,假如让我再一次见到他,我一定会再一次,深深地,爱上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