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

第36章 现代重生(一)

  ,最快更新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最新章节!

   “我一个没注意这家伙居然就这么死了……只要愿意,他明明可以带着女主完好地逃离不是吗?”

  秦不昼的灵魂脱离身体后不久,001看着眼前开始渐渐崩碎的第三颗星辰,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小白好不容易在秦不昼心理防线上扒出了个口子……眼看着是he的节奏,这下岂不是又一夜回到解放前?”

  “哦。”002淡定喝茶。

  001看着他,默默蹭过去。

  002摸了摸他脑袋:“问题不在传承神身上,在秦不昼身上。”

  “那家伙反对一切约束,这些约束之中包括爱。因此当他发现自己对一件事物产生过高的感情,会反射性地抗拒。为了避免爱上传承神的风险,他的选择是尽快离开这个世界。”

  “他都没想过他离开后小白会多难过吗……真是,绝情啊。”

  002冷哼一声:“他就是这样的人。”

  “唔,可是前两个世界他的抗拒反应并没这么大呀,第三个世界的小白除了小了点哪里不一样?”001认真想了想,突然露出细思恐极的古怪神情,“……难道秦不昼是个恋童癖?”

  002:“……”

  001若有所思,想了想弯起眉眼:“好的,那么下个世界就让他去那里好了。”

  001从漫天星海之中找了找,身形快速闪动,竟随手握住了一颗星球,他将那颗光芒微弱的星球排列在了第三颗星辰后面。秦不昼飘浮在中转空间的灵魂微微动了动,在不知名的牵引下,飞向新的星球。

  意识昏沉之中,秦不昼听见一个模糊的声音。

  “秦不昼,我累了……”

  那之后似乎还有什么内容,但当秦不昼想听清的时候,他被一股力量抛着缓缓下坠。

  秦不昼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房间并不大,天花板有些年头的斑驳。

  秦不昼把挡住眼睛的发丝拨开,发了会儿呆。

  在女主即将被房梁砸到时,他做出了保护女主的决定,只是想尽快完成任务离开那个世界。其实他愿意的话,拼一拼还是能离开那大殿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出不去,避开月泉脉也完全可以做得到,但他并没这么做。

  其实萧洛栩应该隐隐也有感觉的吧……自从他带兵凯旋归来的半月,他们几乎每天都黏在一起,他抱着萧洛栩听他念书,或者做-爱,激烈的像一场诀别。

  秦不昼本以为半个月的心里准备,自己已经可以毫无芥蒂了。但是当看到萧洛栩的眼泪时,他竟仍生出一点怜惜不舍,甚至有了想询问系统是否能让自己留下的*。

  真是……太危险了。

  秦不昼慢吞吞坐起身,努力清空脑海,试图把少年的模样从自己记忆中淡去。他终于发现为什么任务的奖励那么丰厚,看似没有风险,但实际上随着世界的增加,他必须要保证自己有更坚定的意志。

  他觉得以前自己曾遭受的酷刑都只能算小儿科,最难的唯情字而已。

  细细算来,前三个世界中,他竟和萧洛栩相处最久。

  秦不昼与第一个世界的墨矜延认识三年半,墨矜延给了他人生中遗失许久的自在宁静。但墨矜延总一味包容他,从不表达自己的想法。若不是任务,秦不昼其实不太愿与这种人深交,原因无他,性格不合而已。

  至于第二周目的谢珩……秦不昼很难评说。他对他的感觉太复杂,不至于动心,却极为亲近。

  他们三人很像,都是闷到不行的性子,都有一双辉光流转的桃花眼。秦不昼甚至觉得,他们就像同一个人的三个不同年龄阶段,在发生的故事中被养成了如今的样子。

  秦不昼走到镜子前,看着镜中自己的面庞,比起前三个世界,这张脸的五官并不是那种无懈可击的精致,但看着却格外温暖,如同将阳光掬了一捧在眉间似的。

  “系统,你说过任务世界里的人死了,是不能复生的吧。”

  【是的。】

  秦不昼眯眼笑:“哈哈哈哈好,最好别被我发现你骗我^_^”

  【……宿主多虑了,辅助系统是您最真诚的小伙伴。】

  秦不昼洗了把脸,从抽屉里翻出一袋小香肠走到窗边,长腿一支屈膝坐到这简陋小房间的窗台上,叼着小香肠看着玻璃窗外的景象,天色阴沉似欲雨,浓重到化不开的铅灰像幅此深彼浅的水墨画,树叶在风中飘零,院落中沙坑旁大象滑滑梯孤零零地立着。

  这是一个小小的、但摆设很温暖的孤儿院,而秦不昼是这孤儿院的院长。

  秦不昼如今二十八岁,生活朴素。他年少时是才华横溢的钢琴天才,但因为一次车祸受了伤,从此再也不能弹琴,他的爱人也因此离他而去。

  秦不昼却并未因此而失去对生活的希望,他开设了一家孤儿院,收容那些和自己一样自幼丧亲的孩子,并且给他们最好的食物和住所,请来最好的老师教导他们。电视台拍摄一个近年琴坛风云人物现今状况的记录片时,秦不昼曾露出温柔的笑容说:“我不后悔做出这样的决定,孩子是上天赐予人间的小天使,他们就是最动听的旋律,能让我觉得每一天都是美好的。”

  在孩子包围中的秦不昼,看上去比他意气风发的少年时代更加快乐。

  ……然而这一切都是看起来而已。

  有的人受了伤会将自己封闭,有的人会变得温柔,有的人则会想要报复社会。秦不昼就是最后一种人,一个活脱脱的报社系男配,一个真・人渣。

  秦不昼所居住的b城是三线开外的小城,物价很低,生活节奏也很缓慢,而孤儿院的地处也比较偏僻,只有周末一些有爱心的高中生和家庭主妇来做义工。但如果仔细统计一下近年来从孤儿院走出的和进去的孩子的比例,就会发现一个骇人的数字――每三个孤儿中就有一个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这些孩子或者被卖掉器官,或者被卖给有特殊癖好的有钱人做宠物,或者在反抗中被孤儿院的护工活生生打死。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那个将孩子称为“小天使”的孤儿院院长――前钢琴王子秦不昼。

  秦不昼:“……艹!”

  用精神力接收剧情到这里,即便是秦不昼也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个和他名字一样的原主简直丧心病狂,他都无力评价什么了。这人脑残吧,有种就去找黑社会的茬啊,再不行去当兵打鬼子啊!伤害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而这次的男主……不对,主角攻,身份则有些特殊――他是秦不昼心上人的儿子。

  这是一个bl主线的世界,而且还是主角攻重生宠溺受的世界。

  秦不昼的心上人名叫宋夕,和他是青梅竹马,秦不昼和宋夕的故事则又是一部三俗狗血的小言情了,只是一个是配角而一个是女主。但宋夕的运气不太好,没能撑到她的白马王子来找她,生下主角攻宋辞安七年后就撒手人寰了。

  宋夕有几个哥哥,和宋夕的关系并不好。他们嫌弃宋辞安拖油瓶,并不愿接管小宋辞安。不知谁想起了秦不昼这样一个当年和宋夕闹得轰轰烈烈的追求者就趁夜把宋辞安丢在了孤儿院门口。

  宋夕离开b城去了首都几年大着肚子回来,至死没有说出孩子父亲的身份,这件事一直是秦不昼心头的一根刺。小宋辞安和母亲极其相似的精致长相让秦不昼越加厌恶他,变本加厉地对他虐待打骂,宋辞安因母亲的忽视养成了个内敛沉默的性子,从来都不知道哭也不知道告状,不过他也没人可告状。

  宋辞安初中时遇见了白瑞茗。白瑞茗是景城人,在家中并不受宠,被兄弟算计送到偏远的b城上学。

  秦不昼受伤前曾在首都景城有着不错的名声地位,对许多名门望族有所了解,自然知道白瑞茗的父亲白靖是景城有名的花花公子,而且偏好少年少女,只是为了名声而没在明面上包养未成年。为了和白靖搭上关系,借他之手探寻当年宋夕一事的真相,他强迫宋辞安接近白瑞茗。

  后来白瑞茗在接触中爱上了宋辞安,并且把他掰弯,两人纯情地背着家人谈恋爱,却被秦不昼发现。这让习惯了宋辞安的服从的秦不昼万分震怒,将宋辞安打了个半死,而此时白瑞茗也被家人带回景城。

  宋辞安考上景城大学去找他时,却得知白瑞茗早已经跳楼自尽的事实。他背着和他一同前来的秦不昼找寻自己母亲当年的真相,却在真相大白前卷入黑-帮火并,被景城的黑社会打死,再次醒来回到了七岁的时光。

  宋辞安一生挣扎在黑暗之中,唯一感觉到安宁的就是和白瑞茗相处的几年,所以他格外珍视这段感情。重生以后,宋辞安一边宠溺白瑞茗,一边筹划着把秦不昼送进了监狱,一边寻找着自己的过去,最后发现自己是景城黑社会教父之子。但宋辞安已经成为华夏联盟安全局的一员,毫不留情将自己的父亲一干人送进了监狱。

  秦不昼强迫主角攻接近主角受,最后反倒阴差阳错成就他们的恋情。

  了解了剧情,秦不昼再看自己如今穿越到的阶段,正是宋辞安重生一年、秦不昼收养宋辞安第二周。

  如今的秦不昼只是任由护工虐待孤儿,还没有出现死去的孩子。等到一年后才会开始贩卖器官,然后是贩卖孩子。

  一道白光闪过,把沉沉天空划出一道大口子。倾盆大雨泻出,像一张细密的网,将一切事物都笼罩在灰蒙蒙中。

  秦不昼从原主一衣柜的黑白休闲装里终于挑出件颜色鲜艳点的花t恤,换上压箱底的大裤衩,走到楼下看着饭桌边的孩子们和护工时,并没有看见宋辞安。

  “辞安呢?还在睡吗。”他问一个正在喂孩子吃饭的护工。

  护工抖了抖眉毛,不满地说:“房间没人,一大清早不知哪里去了。这孩子让人不省心,就知道乱跑,院长您真该好好教育教育他。”

  秦不昼皱皱眉,从主位上站起身就往院中走去。他穿着双人字拖,踩踏过的积水豪迈地飞溅到他肩上背上身上,不一会儿,衣服就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秦不昼是在小花圃边上找到宋辞安的。小孩显然在雨里站了很久了,从头到脚没一块干爽的地方。他站在栅栏边上,像一座小小的雕像。

  秦不昼到他面前,于一步之遥处停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