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

第5章 .14

  ,最快更新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最新章节!

   八月。

  炎热的天气却无法阻挡w城的繁华。市中心的街道上车流如水,人来人往。夏蝉趴在树干上聒噪地鸣叫着,使人心中无端生出些躁郁。

  而此时购物广场的高清大屏上,正在放映《娱乐对对碰》带来的最新娱乐圈资讯。

  一辆黑色跑车很没素质地停在路边,一个人正在主驾驶座上,懒洋洋地吹着冷气,手里拿着个啃了一半的香草冰淇淋,睁着双飘满怨念的死鱼眼注视着大屏幕上的那条讯息。

  主持人的声音透过车窗传来:“近日天海传媒有消息透露,民国情感大片《四铭》由亚洲金牌导演祁珏编剧组织排演,这部戏虽没有更多消息,关注度却在持续升高……”

  《四铭》这部电影和之前票房火爆的《一念》《二子》《三哭》是同一个系列,大致内容是一个女土匪抢了一个男戏子当压寨夫人,其实这个男戏子的真实身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结局是男戏子利用女土匪完成了使命,为女土匪挡枪而死。

  事实上秦不昼也只记住了这么多――

  随手把沾了冰淇淋的手在裤子蹭了蹭,将啃完的冰淇淋包装纸丢到了车窗外,准确无误的进了垃圾箱。

  好吧,他不是秦影帝本人。秦不昼随意招了招手,一本透明的书在他面前哗啦啦地翻开,书页微微发着光。

  他不就是嫌弃整天在办公室里看报告很烦,又因为亲自开飞碟带着手下的小崽子们出去拉练把人累了个吐血,被程南音气得扫地出门,于是干脆把床一扛拉着他家离川撂挑子跑出去度第三十六次蜜月么。

  结果一觉醒来就跑到了这里。

  话说记忆都恢复了,他为啥还要扮演神助攻啊。秦不昼在脑海中呼唤001,却被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地无视了。

  说起来既然自己当时自愿斩魂轮回,001却跑过来私自干涉自己的行动,还弄了个什么系统骗他,秦不昼本来是真的想揍001一顿的。即使001的目的是帮助白离川找到自己,也间接帮助了自己灵魂恢复,但他的确是违背了当初的约定。

  不过后来心情好,秦不昼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秦不昼叹了口气,翻开面前那本透明的书。

  也罢。就当是度蜜月吧,想一想在不同的世界度蜜月也是挺带感的呢……

  他这次的身份是影帝――一位年纪轻轻,未满三十就揽获了国际各大奖项,身价十一位数以上的影帝,在海内外有着强大的号召力。因为与外表截然不同,耿直到呆萌的个性,被称为开口吓死人的“秦二爷”。

  秦不昼嘴角抽了抽,他在第一个世界也曾被人称作秦二爷,不过只是因为家族排序。而在这里却是因为太实诚和犯二。

  这个世界衍生自一部娱乐圈题材的言情小说《圈养高冷男神:男神别怕,有我在》。

  男主角段其琛是曾经的天王,正绫传媒绝对的一哥,性格冷清,才华横溢。但是因为不愿接广告和综艺让公司上层不满,后来伤了喉咙无法唱歌,终于被公司雪藏。

  段其琛本来是同性恋,有个爱人叫云何,也是正绫的艺人,形象定位是温柔羞涩的邻家少年,段其琛平日对他多有照顾。云何善于模仿并加入自己的东西,无论是唱歌跳舞还是演戏都很有灵性,逐渐爬到了一线小生的位置,只差合适作品来证明自己。

  但是有的人会感恩,有的人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段其琛喉咙受伤就是云何在他的养生茶里下了烈性药物,段其琛受伤向上司推荐了云何以后,才发现原来云何早就和董事长的侄子勾搭在一起,董事长的侄子周再岚因为曾被段其琛当众下过面子一直记恨段其琛。

  董事长得知内情以后只好帮侄子隐瞒,把机会给了云何。所幸段其琛和公司高层的关系一直比较僵,没有人会同情他。

  “卧槽……”秦不昼看到这里的时候差点气炸了。我的人我的人我的人!居然敢这么对他!!

  恢复记忆的秦不昼有了一些权限,比如随时翻阅剧情书籍,比如他可以确认段其琛就是白离川。

  默默松开把方向盘捏的有些凹陷的手,冷静地看了下去。后面的内容用足足三十章描绘了段其琛有多柔弱多可怜多惹人心疼,然后女主出场了。

  女主商心凌是个性格浪漫爱幻想的少女,平时在网上写bl向的网络小说,段其琛是她最喜欢的男神之一。一天她在路边捡到了段其琛,于是把段其琛带回了家。后来自然就是为他打抱不平,握拳发誓要帮他重临巅峰杀回娱乐圈的故事。

  没办法唱歌,那就演戏!最终女主成了奥斯卡最佳编剧,男主的名号亦响彻世界。

  登临巅峰后,两人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秦不昼在这其中就是扮演了一个神助攻的角色,不过不是爱情的助攻,而是男主女主事业的助攻。秦不昼是影帝,而且从来不吝赐教,手把手地教了男主如何演戏,教了女主如何写电影剧本。

  秦不昼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段,皱眉。

  他来的太晚了,现在段其琛已经被女主捡回了家。

  好在,他们不可能立刻就产生爱情。事实上直到最后段其琛和女主在一起,也是家人的感觉胜过爱人,故事里的段其琛似乎不懂得怎么爱一个人。

  但是不管他爱谁,懂不懂如何爱――

  现在他只会爱自己。

  这是毋庸置疑的。这念头让秦不昼觉得愉快,微微弯唇,拿起正在振动的手机滑开屏幕。当秦不昼抬起手的时候,袖子下滑,露出手腕上的银质手环,其上雕刻着藤蔓的花纹。

  看清了来电人,秦不昼默默把手机往后移了一段距离。

  “秦不昼!他妈的你现在在哪!不是说了要早点到剧组的么!他妈的你不是觉得等在电影院里片子就能上映吧?!”

  秦不昼伸直手臂把手机挪开,仍能清楚地听见对方的抓狂声。

  “我马上到。”秦不昼镇定地说,“今天似乎有些热,想吃什么口味的冰淇淋?我觉得香草味的很不错。”

  “我艹你大爷!吃毛啊!你已经迟到了五个小时了!耍大牌不是这么耍的!现在赶快来剧组!”

  接着从手机中传来的便是连续不断的嘟嘟声。

  哎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急躁啊。

  秦不昼默默望天望了一会儿,把手机扔到了一旁的副驾驶座上,伸手打开车载音箱,往《四铭》剧组开去。

  光碟放得正是段其琛专辑《堕天》中的一首歌,《共犯》。

  若爱也为罪案

  我是你的共犯

  若神审判世间

  我将与你等罪

  ……

  在流淌的清冷空灵声线中,秦不昼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自己游历三千世界的时候。

  自己扛着刀,站在山巅笑,悄悄回过头看着那个小家伙有没有追上来,然后继续往前……

  段其琛的歌声仿佛有一种魔力――应该说是神力。让孩童欢笑,让细腻的人听着忍不住泛酸的回忆,如雨水冲洗抚平躁动不安的灵魂。

  他在喧嚣的城市中安静地唱着歌,歌声冷清里蕴着只有秦不昼才能听懂的温暖。他看似高不可攀,也难怪会有如此多的人想要拉扯着他堕入泥淖。

  当秦不昼到剧组的时候,离通话结束仅仅只过去了一刻钟。

  “我的二爷啊你终于到了!!!”经纪人岳楚辞一把把秦不昼拉进专用化妆间,一边递给他一个纸杯,“喏,这边的豆腐脑很好吃。看导演那个架势今天中饭估计得拖,你先喝点垫垫。”

  一边指着隔壁小声说,“不是我说,在别的剧组你怎样都好,可是这剧组大牌也不少,人家影后啊老前辈啥的到的可准时了,你这么一对比不显得特别那啥?”

  秦不昼眨了眨眼睛,露出纯良无辜的表情笑了笑:“对不起啊。”咬住吸管吸了一口豆腐脑。

  岳楚辞顿时就没脾气了。

  他能在电话里吼叫,却实在没办法对着这张脸生气。

  麻蛋,我忍我忍!!

  秦不昼有拉丁裔血统,身高超过,由于爱好搏击和极限运动,身材精壮结实,胸肌腹肌马甲线,每一块肌肉的线条都恰到好处。五官格外深邃立体,一双澄清的茶金瞳,脸颊上还有两个一笑就露出来的小酒窝。

  单看这个人的外表,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些美好的东西。

  比如阳光透过茂密枝叶在地上投下的圆圆光斑、刚吐出第一抹新绿的可爱芽孢,又或者是山涧之中叮叮咚咚的甘冽泉眼。

  秦不昼不说话的时候比小天使更可爱。

  然而――

  下一秒,岳楚辞就被秦不昼拿着尖叫鸡抵着脖子摔在沙发上,秦不昼表情狰狞,捏扁了手里的纸杯,乳白色的豆腐脑一股一股射出来。

  他死死盯着岳楚辞,恶狠狠地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为!什!么!不!是!甜!豆!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