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

第21章 现代奇幻(九)

  ,最快更新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最新章节!

   谢珩正在病房里发着呆,过不多久,秦不昼带着一身寒意提了饭盒回来。

  谢珩抬起头,有些惊讶,他以为这人不会回来了。

  “那个……对不起啊。”

  秦不昼把袋子放在之前护士送来的已经冷透的饭盒旁,见谢珩黑漆漆的桃花眼呆呆地看自己,像被遗弃的小狗似的,扶额叹了口气,突然就心软了。

  怎么说,把人睡了也是自己的错。本就知道这家伙是个闷到不行的,他不该跟他生气。

  谢珩摇了摇头,跪在床上伸手圈住秦不昼的腰,额头抵着对方胸口。沉默良久,低声道:“是我不好。”

  他的声音很安静,听不出多少脆弱,却让秦不昼心脏微紧了紧。秦不昼低下头,看着青年的头顶的发旋和宽大病号服下露出的苍白的脖颈,抬起手,慢慢顺着发顶按上谢珩后脑细软的发丝:“你啊……”

  暂住在海城除妖师公会据点的孙季同收到秦不昼的传纸鹤以后,从谢珩病房所在那层楼的走廊翻窗进来时,秦不昼刚好从谢珩的房间出来接助理的电话。

  “可以……好,就这样。我先挂了。”

  他合上手机看着青年:“你怎么不走正门。”

  孙季同一愣,干笑道:“走屋顶习惯了忘记有正门这回事儿了。”

  他把坐在他肩上的小正太搭档抱了下来,小正太突然抽了抽鼻子,拧着淡淡的小眉毛看着秦不昼,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

  孙季同是除妖师公会执法队的常客,经常因为“高空爬窗吓到人”而收到罚单。而这也是除妖师中触犯率最多的一条禁令。

  孙季同在走廊另一头的露台找了张沙发坐下,看了眼谢珩的房间,压低声音小声说:“你家发小是灵媒之血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啊。特殊体质拥有者一经发现都要在公会备案的……”

  秦不昼眨巴眨巴眼,无辜的道:“我一开始也没发现啊。”

  “那你这次怎么刚回去就……”

  窝在孙季同怀里的小正太歪了歪头,开口说:“双血牵引,灵媒结成。你的灵力深邃如海,是因为和他上床了吗?”

  一语没惊倒秦不昼,反而孙季同被口水呛了个正着,弯下腰直咳嗽。小正太伸手拍了拍搭档的背,认真地望着秦不昼。

  秦不昼:“……”

  这个没有名字、代号为“镜”的小正太也是一位特殊体质拥有者,不过和孙季同一样是瞳术系,他的能力就是洞悉和鉴定。

  显然,他从秦不昼的灵力变化中得到了答案。

  作为一本言情小说衍生出的世界,虽然作者刻意将背景设定得奇幻有趣,但其本质还是为了追求对爱情的幻想。双血之媒在原著中结成了男女主角的羁绊,自然有一个极其浪漫的设定――

  签订血媒的方式只有灵-肉结合。

  而且还必须在灵媒之体拥有者自愿的情况下。

  “师兄这这这这……监守自盗是要不得的嗄!”

  孙季同憋了半天也就冒出这么一句话。他接过搭档递来的茶水喝了口,拍拍胸口顺气,看向秦不昼的眼神却没什么恶意,略微诧异之后就是浓浓的羡慕。

  没有除妖师和妖怪不想有一个绑定的灵媒之体,这就同理于没有雄性兽人不想要一个生育率高的雌性,没有一个a不想要一个高度契合的o,但前者的几率却低到丧心病狂。

  就如九霆子说的,近百年来已经没有出现过一个灵媒之体了。

  你以为我想?秦不昼望天无声翻了个白眼。

  但他的心里话说出来难免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只好揉了揉额头,把话题转移到正事上来。

  “玉紫柔有三阴妖血,她之前来刺杀……也许是勾引谢珩,不过并未成功,所以这次那幕后人算计到我和谢珩身上。”

  “抱歉,是我大意了。”

  秦不昼之前在公会总部询问过九霆子关于术法的问题,得知以三种清血为祭的术法只有九转级术法“魂兮归来”。

  其血祭方式是――以一同时具备两种清血之物为阵心,辅以另外一种清血拥有者心头肉,辅以千种奇珍、万条生魂。

  虽然系统给的原著资料中并未写出,但秦不昼不难推测出这幕后之人原本使用的血祭方式。

  以玉紫柔第一次怀孕后“流产”的那枚胚胎为阵心。而心头肉的来源则是被玉紫柔杀死的秦不昼。

  而这次,在玉紫柔失败以后,看来对方打算使用谢珩或者自己做这个阵心了。

  秦不昼皱皱眉,目标是自己也就罢了,但明显对方更属意拥有灵媒之体的谢珩一点。看来他这几天应该加强对谢珩的保护。

  孙季同摸着下巴思索一番,突然歪楼道:“那你这是和你家小竹马在一起了吗。”

  秦不昼:“为什么要在一起。”

  孙季同:“……”

  小正太扒拉着孙季同衬衫糊了他一脖子口水,闻言回过头看了秦不昼一眼,鼓起腮帮子:“渣攻。”鉴定完毕。

  秦不昼:“……”

  a市。

  这是一座多山多水的旅游城市,风景秀美。在人类足迹尚未到达的保护区深处的洞窟里,这里别有洞天。山岩之中被挖空建造出一座恢宏的大殿,大殿中央是一方直径十余米的血池。

  那血池中血液沸腾,散发着邪异的气息,猩红的鲜血形成一道道粗壮的链条,将一团团白气禁锢其中。有的白气不断挣动着却被一次次淹入血中,很快变得虚弱,但大多数白气都病怏怏地沉在池里,毫无生机的模样。

  长相精致的少女跪在血池后冰冷的地面上,她看上去疲惫而风尘仆仆,紫色的猫瞳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神秘,她身前一位女子坐在高台之上,长发如瀑披散,面容无比模糊,背后赤红蓬松的九尾却格外艳丽。

  玉紫柔低声说:“任务失败,请大人惩罚。”

  女子却并不搭理她。垂着眼把玩着手中一枚小巧的宫灯状琉璃,许久后才懒洋洋地抬起头,伸手:“过来。”

  玉紫柔贝齿咬了咬唇,膝行过去。

  等到玉紫柔爬到女子脚边,那女子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少女漂亮的脸庞,唇边勾起一丝艳若桃李的微笑。

  她将手掌轻轻抚上玉紫柔的头发,看着少女乖巧地蹭了蹭自己手掌,眯起眼。

  “你是我最爱的孩子……我怎么舍得惩罚你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