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

第34章 古风君臣(十)

  ,最快更新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最新章节!

   火药的成分,一硝二磺三木炭。火铳的构造……火炮的制作方法……玻璃的制作工艺。

  耗费了长达四年时间一点一点回忆出的卷帙厚厚一叠,宁小天将整理好的资料抱进怀里,兴高采烈地便带着屏退婢女侍人,穿过内院的重重宫殿和曲折回廊,往萧洛栩的寝殿中去,行走间赤金嵌朱红玛瑙凤钗不断摇曳,让她整个人犹如笼在一团灿烂的光里。

  秦不昼出征的两年以来,宁小天几乎天天午后都跑去黏着萧洛栩。

  萧洛栩性格虽冷清,但教养极好,虽然不怎么搭理她,却也不至于强行赶她离开。宁小天也只是乖巧地坐在他几米远处,看着青年翻开手里的书页,在光柱中安静垂眼,被镀着一层金色的侧颜。

  隔着半拢着层纱的窗,她看到了坐在榻上的萧洛栩。正想上前,却陡然止住了步子。

  因为,寝殿里除了萧洛栩,还有屈膝坐在床沿的秦不昼。隐隐绰绰的花叶掩映间,执起萧洛栩纤瘦的手,贴在唇一点一点地顺着指尖舔舐着。

  一股恶寒陡然攀上背脊,宁小天一阵晕眩,扶着墙壁才勉强站稳。

  然而她早已芳心暗许、她心中犹若高高在上神祗的帝王,却并未拒绝秦不昼肆意的碰触,甚至当对方将他拉入怀中时,还配合地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腿挂在对方腰间。

  秦不昼似乎是嗤笑一声,双手熟稔地松开帝王龙袍腰间系带,衣物窸窸窣窣滑落缠绕在手肘,露出青年大片莹润苍白的背脊。秦不昼饶有兴致地顺着疏散的衣摆将手抚过萧洛栩背脊,从下方探进。

  不要……!!

  宁小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痛苦地呜咽一声,抱着脑袋蹲下去,五指深深扣入纸页里,指甲断裂的痛楚她早已感知不到,双唇战栗不止,却仿佛被扼住喉咙,咝咝抽着气却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那声惊呼并没有压抑,更何况屋内的两人感官都非同常人。萧洛栩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却被秦不昼咬住了锁骨,手指不紧不慢地没入一处,萧洛栩急促喘了口气,削瘦的背部紧绷如一把搭在弦上的柔韧的弓,笼着层薄汗的身躯在昏暗的室内散着光晕。

  宁小天眼里溢出泪水,一滴一滴地砸到怀中书上,直到那高高在上,如同冰雪一般凛然而冷肃的帝王,眸露几分温存的情意,圈着秦不昼的后颈主动将自己的唇送上。

  精心用线装订成册的笔记突然变得很重。

  重得要将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压垮了。

  龙榻之上,久别的契合厮磨,抵死痴缠。

  寝殿外,一袭华丽曳地绣凤宫装的女子死死捂着嘴,噙着泪,苍白的面容与许多年前那个被强按着注视摄政将军在自己的夫君身上施暴的小姑娘重叠。

  不知过了多久,她再也看不下去,逃也似地转身跑开了。

  女子脚步声消失后,萧洛栩推了推秦不昼的胸口,微蹙着眉,哑声道:“满意了?”

  “满意之极,我的陛下。”

  秦不昼把他拉着起身换了个姿势继续动作着,一边响亮地在他脸上印了个啵儿,糊了萧洛栩一腮帮子口水。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干柴碰烈火……待到王总管端了茶水点心回来,在房门口听了会儿默默红了张老脸,只得守着白日宣淫的帝王和将军,房中零碎声音直到夜幕降临才真正消停。

  翌日清晨,萧洛栩睁开眼时,就看见秦不昼那张隽逸漂亮的脸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他难得迷茫地缓了一会儿,感觉到身体的些微不适,才想起昨日对方已经回来的事实。

  他定定看了秦不昼一会儿,有心想将他唤醒,却又没有动手。

  在他注视着秦不昼的时候,秦不昼眼睛慢慢睁开。他那双金眸似是将莹莹星光都收入眼中,晨光透过窗棂洒在他脸上,使他不似人间的脸庞也多了几丝烟火的温暖气息。

  “醒了?”秦不昼声音有些迷蒙沙哑,伸手就将萧洛栩的腰圈住,又重新将他本来滚开的身体揽进自己怀里,嘟嘟嚷嚷着道,“累死了……再睡会儿。”

  萧洛栩看着秦不昼任性的模样,忍不住弯起嘴角,扶着对方肩膀在他眉心吻了吻。

  一大早的撩拨人!秦不昼地翻身把人压住,眯着眼:“微臣昨日伺候得陛下可还舒服?看来陛下对微臣可真是……欢喜的不得了。”

  萧洛栩想了想,认真点头:“我看见你,所以欢喜。”晨光同样投落在他脸上,让他眼中清冷尽数融化,一霎那竟耀眼得让人心折。

  秦不昼:“……”等、等等,这犯规啊?

  “这话谁教你的?”秦不昼忍不住扬眉说道,“陛下莫不是趁我不在,正事不干偏学着哄姑娘了吧。”

  萧洛栩无奈,伸手顺了顺秦不昼发丝,起身拿过放在梳子和发冠,跪在秦不昼身后替人梳起了头。秦不昼也知道这人懒得理他这样的问题,撇撇嘴仰着头配合他动作。

  梳子的齿穿插着手底的乌黑长发,萧洛栩垂了睫羽。

  那些曾经很难说出口的话,一回生二回熟,渐渐地就觉得不是那样困难了。

  他知道秦不昼喜欢他这样,所以尝试着更加坦诚、更主动些。虽然将所有心思交付暂且还是件困难的事情,但显然一切都在变得更好。

  而秦不昼背对着萧洛栩,目光也微微放空。

  秦不昼一直刻意地让自己忘记当初,可是这会儿该想的、不该想的都如潮水向他涌来。

  他甚至莫名想到了第一个世界里那沉郁孤独得让他看着就想去闹腾的少年,想到了第二周目中,最后施展着禁咒将他推开,眼眸里无声述说着什么故事的青年。

  虽然是不同的人,样貌名字都不同,可却经常给他同样的感觉。

  只是萧洛栩却坦率的多了。秦不昼无声叹息,清空了脑海中驳杂的思绪,歪着脑袋往萧洛栩身上倚靠着。

  城门大开,迎接归来的边军。将士精神抖擞地在朝堂上接受帝王的封赏,萧洛栩将事先拟好的所有功臣应得的赏赐一一宣旨颁发,并批下许多军用和补贴,还将城郊荒山周围一大块土地划归秦家军所有。

  半月后,帝王犒赏三军。

  弓骑兵立于马上,手臂肌肉壮硕如岩石,车兵披甲持械,步兵气势沉沉,似藏锋于鞘中的刀剑。这是秦不昼一手带出来的军队,有着某种和他相似的特质。

  萧洛栩一身玄底金纹骑装,勒着缰绳,缓马检阅兵阵。

  “秦家军,参见陛下——愿,吾皇万岁,大悦长安!”副将军翻身下马,持剑单膝跪下。他身后,一排排铁甲的将士齐刷刷跪下,身上盔甲铿锵碰响,却是整肃的一声。

  “愿吾皇万岁,大悦长安!”

  “愿吾皇万岁,大悦长安!”

  呼声如潮。

  萧洛栩轻轻颔首,目光从士兵身上掠过。人群之中却没有秦不昼。

  而此时,秦不昼正在系统的提示下,缓缓回过身。

  “皇后娘娘?”他拿着手中纸条,看着走过来的女子慢慢勾起嘴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