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

第5章 .14

  ,最快更新据说男主是我老婆[快穿]最新章节!

   把段其琛扑到了身后柔软的草地上,抱着他滚啊滚啊滚。

  等到后背靠到墙上停下来的时候,撑起身,毫不介怀地亲吻脸上沾着泥土草屑有些脏兮兮的彼此。身下是柔软如床垫的草皮,秦不昼翻了个身躺在段其琛旁边,和恋人肩靠着肩,朗声笑起来。

  笑声惊飞了电线杆上停留的啄理着羽毛的鸟儿,在别墅外空旷的道路上传得很远很远。

  绿植墙终于成形,秦不昼这才看出了段其琛的意思,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对园艺感兴趣。

  他们以前经常一起在各个世界游历。第一次居住的房子,也有一面外侧的墙壁上有这样的植物。满墙壁郁郁葱葱的爬山虎、常春藤和其他秦不昼不认识的藤萝类植物,星星点点的小花从绿叶的缝隙里钻出脑袋,充满了生机张扬地挥洒着活力。

  自己当时还说很喜欢。

  “找个这样的世界,在这样的屋子里住着养老,最好能再生个离川这样的小崽子……每天玩着小崽子感受着自己老去。”

  神明不会厌烦自己的永生,但偶尔也会想要体验一次人类的生老病死。他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就是看着小传承神这样说的。

  秦不昼有些好笑,却在段其琛面无表情、眼睛却微微闪亮地看着自己时,慢慢地咧嘴露出笑容,抬起大手揉乱了青年一头黑发,然后开心地握着腰把他抱怀里在原地转了个圈圈。

  “很好看。我很喜欢。”

  段其琛本来一些隐约的不安刹那消散,也露出小小的笑容,伸手和秦不昼十指相扣。

  虽然初衷是为了拿奖,但祁珏身为一个精益求精的强迫症导演,在后期制作的时候还是狠狠地认真了一番,幸好他的团队早就熟悉了老大的蛇精病,不然秒秒钟得疯。

  经过了一年多的后期制作,《四铭》的首映也即将到来。秦不昼作为主演之一,自然在接到剧组通知后,开始各个城市跑宣传。

  这部由祁珏执导,秦不昼、攸宁领衔主演的民国遗殇系列完结片《四铭》本就受到极大的关注和期待,首映式的时候现场人头攒动,闪光灯接连不停。

  有的记者问到了至今仍在网上颇为热门的“昼琛cp”问题,秦不昼笑嘻嘻地一一答了,并且霸道地表示:“别让我看见有什么人再把我家其琛和云何配在一起,我会吃醋的。后果很严重。”

  一名记者立刻问道:“您这是正式承认了您和段其琛之间有不正当关系了吗?”

  秦不昼瞥了他胸口上的所属杂志社一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那记者,慢慢勾起唇角:“第一,我不认为男性恋人是不正当关系,第二,其琛很可爱,第三——你猜呀~?”

  他眼神里的浸着寒冰的锐意让那记者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祁珏走上来,也看了那记者一眼。拍了拍手宣布:“提问时间到。”记者是正绫旗下一家不具名小报的人,也是最近正绫反扑的厉害,什么捣乱的手段都用上了,但在有着强大实力的人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提问时间过后,电影正式首映。

  一把精美的花折扇在黑色底色上缓缓展开,一只手伸来,拈着描眉笔蘸了些许粉墨,滴落在纸扇上,汇成两个清挺的大字——四铭。

  电影时长两小时。攸宁的表演非常有层次感,连每个眼神都是无可挑剔的,柔软而有张力。她张扬,她放纵,她一颦一笑皆是故事,嬉笑怒骂都蕴着股*的爽感,让观众随着她的举动而感到大快人心。而秦不昼的表演像一张巨大的网,和攸宁相辅相成,情节从他身上延伸开来,观众不知不觉地被他笼罩住,完全投入地度过这一百二十分钟。

  秦不昼当时演的时候没多大感觉,但经过精致的后期制作、剪辑后,剧情的节奏紧凑起来,秦不昼那一身戏装甩着水袖出场的模样便如同一团烈火直直地烧透了人的视网膜,秦不昼自己看的时候也愣了愣。

  他本来以为自己看着会觉得微妙,没想到感觉反而是随着角色融入进了戏里。

  首映之后的工作也进入了一个较为忙碌的阶段,以至于秦不昼竟是没什么时间回b城的家。偶尔通知段其琛自己回来,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段其琛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抱着人睡上一夜,第二天又要早早的走,和段其琛也说不上多少话。

  所幸,他们也不需要太多话语来巩固感情,一个拥抱就已经足够。

  《不一样的男神》每三周录制一次,涨粉最快的就是段其琛,秦不昼的很多路人粉也纷纷转了真爱。不知不觉间,眼睛亮的观众发现了不少以前无从得知的事。

  比如段天王做饭好吃到让人哭出来,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那美味几乎溢出屏幕……

  比如一次任务搜集房间里的材料用给队友做衣服,段天王会打毛线缝纫编织,还给秦二爷织了个带猫耳的毛线兜帽……

  比如秦二爷不但是个会弹竖琴的小仙女,手绘水准简直神级,他画出来的段天王非常温柔。

  比如秦二爷唱歌炒鸡难听堪比魔音灌耳,于是秦不昼又多了个“灵魂歌姬秦二爷”的爱称,还成了某站鬼畜区的心头好。

  对于秦不昼不断显示出来的才艺,网友纷纷献上膝盖,并且表示,二爷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云何起初涨粉非常快,但不知为何,到了后期反而很少有人再喜欢这个温柔羞涩的邻家少年。

  一位网友在云何的微博底下留言:小白兔,我本来是你的铁粉,还曾经因为你的暗示讨厌过段天王……可是我亲爱的,我想告诉你,我喜欢的是那个可爱的小白兔,并不是小白莲。学学莫叔、二爷他们好吗?不要让自己太累了,我看得也很心累。

  正绫娱乐的上层常年疏于管理,任人唯亲,早已经如同被筑了许多蚁穴的江堤,坚持了一段时间终究还是垮台了。天海传媒分到了很大一块好处,又没了竞争对手,从此在华国大陆的娱乐圈逐渐开始一家独大。

  《四铭》获得了金兔子最佳导演奖,其余还有六项提名,把祁珏快乐疯了。秦不昼出席金兔子奖颁奖典礼的时候段其琛却因为写歌方面的事,正在米国拜访音乐教父,没能出席。

  颁奖典礼过后,秦不昼找了个角落躲起来给段其琛打电话,会场很吵,能隐隐约约听到恋人清冷的声线:“恭喜你。”

  “光是恭喜没用啊,有奖励么?”秦不昼仰头看着天花板,含笑问。

  “……嗯。”

  入冬的时候,两人都空闲下来。前阵子的忙碌让人连轴转的同时又觉得有趣而充实,难得的一个清晨,秦不昼醒来的时候段其琛就在身旁,微蜷着腿,抱着他一条胳膊睡得安稳。

  秦不昼侧着脸看了一会儿,凑过去在恋人脸上印了一脸口水,心满意足地把段其琛揽怀里蹭着继续睡。

  再醒来的时候,段其琛已经做好了早餐放在床头,昨晚脱了一地的衣服也已经收拾进了洗衣房。

  秦不昼眯着眼享受完堪称豪华的早餐,耷拉着拖鞋,顶着凌乱的黑毛蹦跶着进了厨房。

  段其琛正在打发奶油。秦不昼从后面贴过去,手臂圈住段其琛的腰,亲昵地蹭了一下他的头发:“早安。”

  段其琛回过头,亲吻他的下巴:“早安。”

  “你在做什么?”

  “你喜欢朕作坊口味的芝士蛋糕,我想试着做看看。”

  秦不昼盯着看了一会儿,便被那千篇一律的顺时针搅动看得失了兴趣,抱着段其琛的腰滑坐到地上,额头顶在段其琛的膝弯,两只手臂抱着他的腿,盘坐的双腿也夹紧他的小腿。

  随着时间推移,空气中属于奶油的香甜气息越来越醇厚浓重。坐地上玩着段其琛脚踝的秦不昼忽然眨了眨眼,他后知后觉地发现段其琛只穿着上衣,双腿被围裙遮盖住,但确实是什么都没穿。

  渐渐地露出恍然大悟又意味深长的笑意,垂着眼,漫不经心地从桌上偷来奶油,然后抹在恋人腿侧就这样轻轻舔了上去。

  段其琛感到大腿上一阵湿热的舔舐感,身体不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轻微的颤栗,腿侧的肌肉也紧绷起来。

  秦不昼舔舐掉了段其琛腿上的奶油。

  “味道不错。”秦不昼抬头看了一眼段其琛,看到段其琛耳朵尖飞红,可爱得快要滴出血来。

  既然弄清楚是邀请,那还何必忍着?算一算他们也已经很久没做-爱了。秦不昼利落地解掉了段其琛身上系着的围裙,段其琛视线微垂,眼睁睁看着那条印有懒蛋蛋图案的围裙滑落到了地上。

  秦不昼搂住了段其琛的腰,将段其琛抱到流理台上,一条腿抵在他的腿间,然后抬起了段其琛沾有奶油的那条光裸的长腿,在那乳白色半凝固的奶油向下滑落之际,轻轻地舔了上去。

  流连口齿的除了奶油的甜美,还有属于青年的清冷气息。

  舌尖舔舐过柔滑的奶油,也一并舔舐过盛放奶油的容器——段其琛光滑细腻的腿侧。

  “嗯……服务态度也很好。如果这是奖励的话,我得说我很满意。”秦不昼将段其琛的腿又抬直了一点,勾着嘴角说道。

  他的气息扑洒在段其琛敏感的皮肤上,顿时激起,段其琛将手握成拳半咬进了口中,试图压抑住自己紊乱的呼吸,那种湿热瘙痒的感觉从腿间上扬至心间,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本能地想要勾紧双腿。

  没错,这是奖励。但段其琛没想到秦不昼这人居然——

  “那我不客气了^_^”秦不昼拉着手臂抬着他的大腿把段其琛抱起来,然后走进了客房。

  段其琛有些疑惑地睁眼,就对上了黑洞洞的镜头。

  他微微睁圆桃花眼,茫然地看着秦不昼脸上带着笑意压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客房居然被秦不昼打扮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是早有预谋?段其琛目光注视着床上的红纱和墙边的红烛,感受着身下除了鸳鸯喜被以外铺着的有些膈人的小珠子,脑袋还有些迟钝,就被男人握着脚踝提起腰整根没入。

  “我很早就想这么干了,陛下。”秦不昼在他耳边含笑说道。

  段其琛被他操得两条长腿夹不住人腰,眼角通红,目光刚一聚集就被身下动作冲击得一晃,嘴角带出接吻没吞下的唾液,听到这话羞耻得发出含糊的鼻音,完全没有说服力的拒绝,反而激起了身上人的兽-性。

  秦不昼封住他的唇,把他身上的衣服剥光扔到地上,红绸绑在段其琛手上,埋头苦干起来。

  最后连续在体□□了两三次,把段其琛弄得哭的不行,秦不昼才心满意足地趴在他的颈窝,顺着锁骨轻轻啃咬舔舐。

  把段其琛抱着坐起来,让他靠着自己的胸膛,打开电脑,下巴抵在段其琛发顶,打开一个文件含笑捏捏段其琛的脸颊。

  “其琛,睁开眼。”秦不昼柔声说。

  段其琛迷迷糊糊听着他的话,乖乖睁眼,就看见一片龙凤呈祥的红色景象中,画面上男人正把身下的青年的身体弯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然后狠狠撞了进去。

  段其琛:“……”

  段其琛瞥了床边一眼,架在床前的摄像机已经将一切都摄制下来。

  秦不昼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小视频,听着电脑里传来自己的呻-吟和啜泣声,段其琛羞耻的想踢他下床。可是已经没有半点力气。

  秦不昼和段其琛的关系一直是娱乐圈高度关注的焦点之一。这两人整天没事就发糖,甜的齁死人,而且还戴了一模一样的情侣手环,然而一直没有切实消息说他们就是恋人。

  可以说全世界都在等着他们出柜,唯有两个当事人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

  秦不昼拍摄《四铭》不久后逐渐开始淡圈,段其琛每年都会发布新歌,但也很少在公众面前出现了。后来两人友情参演了商心凌的作品,这件事炸出来以后,相关后续还在当时的娱乐圈霸占了头版新闻三天。

  如今时隔十年,段其琛作为华国奥运会的编曲者,难得地上了一次央视的访谈节目。

  这个环节是场外连线,结果一开始说好的人似乎是不在。主持人提议打给最近联系人。

  段其琛想了想,点头,把手机递过去,主持人刚刚接过,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主持人看了眼屏幕,忽然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段其琛微不可察地扯动一下唇角,目露无奈。秦不昼又乱改他的备注。

  来电人的备注是“一条大咚”。

  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尾音有些绵软沙哑的低沉男音。

  是在座所有人都不会错认的声音。

  “其琛~回来的时候带一盒……嗯不,三盒朕作坊的抹茶巧克力。”

  段其琛问:“你是谁呀。”

  秦不昼在被窝里懒洋洋地掀起眼皮,皱眉:“我是你老攻呀。什么鬼,你欠操了啊?”

  主持人:“……噗。”

  “唔我倒是没意见,不是昨晚才做么,怎么最近这么饥……”

  段其琛在他脱口而出更多荤话前拦住了他:“好,我知道了。”

  就这样,影帝和天王在许多年后的一个访谈上,终于成功出柜了。

  据说那天全国各地都在放鞭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